Scan me!
活动日历
展览

飞去来器——OCAT双年展2021

2021.12.19 - 2022.05.22 1周后开始

飞去来器——第九届OCAT双年展

2021/12/19——2022/05/22

OCAT深圳馆/华·美术馆/华侨城生态广场

展览简介

“OCAT双年展”前身是“深圳雕塑双年展”,始于1998年,源于何香凝美术馆主办的“当代雕塑艺术年度展”。从第九届开始,正式更名为“OCAT双年展”。

本届双年展主题“飞去来器”(Boomerang)原是澳大利亚土著使用的狩猎武器,投出后能飞回原处,且投出越猛,飞回越快。利用这一名称及飞行轨迹作为这次双年展的题目,既意味着全球化与在地性之间,在风险中相互影响和牵制的处境,又象征性地指涉出在认识论上对人类主体无限能力的崇拜,对自然资源过度开发所形成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甚至还会带来一种适得其反的结果。

展览的整体策划是由主策展人冯博一提出主题、框架和策展方式,然后邀请11位联合策展人,根据展览场地分别提出十个单元的策展方案,并给予独立地展开和完成。这种临时策展群体所形成的“组合”和“平权”机制,打破了以往周期性大展的单一模式,以多方位、多触点地“去”策展的中心化,抵达“众声喧哗”的一次策展民主化的尝试。

在OCAT深圳馆和华·美术馆的室内空间,强调的是参展作品的实验性和探索性;在华侨城室外的生态广场,注重公共场所的社区居民,“亲密”参与公共艺术的“触感”交流的互动体验。

展览将展出70余位/组艺术家的近百件/组多媒介方式的作品,与展览期间安排的论坛、工作坊等活动项目,一并堆叠地构成了这次双年展所针对的问题意识,具有前瞻于未来的当代艺术生态的多维景观。

艺术家和策展人不是简单地将艺术进行炫技或观念贩卖,也不能迎合艺术市场的喧嚣,需要敏感于时代、社会的变迁所存在的问题。通过这次展览的能量起到提示和警醒的作用,以期形成社会的合力,为疫情后的复苏提供支持。这是当代艺术范畴里重要的意义——以艺术转化的方式,唤醒我们对社会的责任,激励人们去实现愿景或修订时弊,并力所能及地使人们参与到当下和未来建构的自信之中。

总前言

主策展人语 冯博一

2020年是世界格局发生剧烈变幻的时间节点和时代标识,由疫情所导致的一系列变故仍在不确定之中,难以逃遁。尽管如此,艺术还是要做的。重新确立我们的存在,寻求未来的途径,已经成为我们面临和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未来存在于现实的展开之中,现实存在于未来的想象之中。现实和未来之间的变化,正是当代艺术创作的关键所在。

“飞去来器”,又称“回旋镖”。最早是澳大利亚土著人发明的狩猎工具,现在已经变成一项体育运动。其原理是:当投掷者将它飞出去之后,还会再飞回到原处;投的越猛,飞回来越快。利用这一名称及飞行轨迹作为这次双年展的题目,既意味着全球化与在地性之间,在风险中相互影响和牵制的处境,又象征性地指涉出在认识论上对人类主体无限能力的崇拜,对自然资源过度开发所形成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甚至还会带来一种适得其反的结果。

展览的整体策划是由主策展人提出主题、框架和策展方式,然后邀请11位联合策展人,根据展览场地分别提出十个单元的策展方案,并给予独立地展开和完成。这种临时策展群体所形成的“组合”和“平权”机制,打破了以往周期性大展的单一模式,以多方位、多触点地“去”策展的中心化,抵达“众声喧哗”的一次策展民主化的尝试。

在OCAT深圳馆和华·美术馆的室内空间,强调的是参展作品的实验性和探索性;在华侨城室外的生态广场,注重公共场所的社区居民,“亲密”参与公共艺术的“触感”交流的互动体验。70余位/组艺术家的近百件/组多媒介方式的作品,以及展览期间安排的论坛、工作坊等活动项目,一并堆叠地构成了这次双年展所针对的问题意识,具有前瞻于未来的当代艺术生态的多维景观。

艺术家和策展人不是简单地将艺术进行炫技或观念贩卖,也不能迎合艺术市场的喧嚣,需要敏感于时代、社会的变迁所存在的问题。通过这次展览的能量起到提示和警醒的作用,以期形成社会的合力,为疫情后的复苏提供支持。这是当代艺术范畴里重要的意义——以艺术转化的方式,唤醒我们对社会的责任,激励人们去实现愿景或修订时弊,并力所能及地使人们参与到当下和未来建构的自信之中。

单元介绍

1、注 意!演 出 继 续(策展人:缪子衿;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

观看本身成为劳动

自愿而不可见的数字劳动

科技巨头提供看似免费的社交服务

我们才是产品

用户生成内容实时更新人设

点赞转发打赏取代社会决策

智能友好的界面让做选择显得自由

永不掉线的亲密感是数据追踪的甜蜜陷阱

照顾好你的情绪和信息

它们平庸地到处流通

必要时创建替代身份

保持良好的玩家心态

结束比赛

2、阻 力: 一 次 速 度 的 试 验(策展人:钟刚,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

技术变革加速了对人类间隙空间的消减,一切都被一种新的力量所掌握和掌控,我们工作的价值越来越多地体现在对“自主呼吸”的空间争夺和拓展,否则,我们将丧失所有。尤其是加速主义笼罩下的珠江三角洲,一轮又一轮的速度追逐和速度依赖,使得我们的肉身和思维都被卷入到一种疲惫的惯性运转之中,被席卷,甚至被控制。

我们如何在此消彼长的关系中争取到更多的自主性?我们又当如何在快速的行进中重建个体与世界的关系及其结构?“阻力:一次速度的试验”主题展,正是在此背景下提出和实施,它既是我们当前社会现实和当代情景的描述,也是一种干预,一项博弈,它呈现出来的轻盈且坚定的介入,是歧路与密林之间的一次婉转前行。

3、喜 剧(策展人:周翊 & 董菁;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

喜剧作为戏剧的一大类型,本身也分为众多子类:讽刺、荒诞、动作、浪漫、情节、情境、乖僻、黑色、冷漠、情色、恶搞、吐槽、闹剧、滑稽剧等等;表现的风格既可高级也可低级,幽默、打趣、智慧、欢乐、反讽、自黑、神经、戏仿、无厘头、坎普、诙谐、暗黑、嘲弄、戏谑、冷幽默、恶作剧。

当今是个被喜剧的元素充满的时代,喜剧会截断故事、去除事情的复杂性和背景,只留出让⼈发笑的某个部分。⾯对这样碎⽚化的冲击,⼈们在接受时不得不在脑⼦⾥先整理⼀下逻辑,因此喜剧作为形式有迫使⼈应急思考的特点。

消费社会从消费实体进化到了消费符号,却未能生产出真实。系统的算法禁锢了⼈能看到的内容,个体在不知不觉中被定义并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在泛时尚、泛艺术⽂化中,意识形态逐渐被审美⽂化代替,观点以时尚与从众为正义。此时喜剧化有助于人保持清醒,表达主动的不满意、不需要。艺术作为当代最严肃的表达活动,越来越主动地寻找自身的表演性与喜剧传统中剧场性(交互性)的融合并将其奉为当代最突出的艺术表现形式。

4、女 娲 极 乐 园(策展人:韩馨逸;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B)

展览的灵感源起于1986年建成的深圳地标城市景观雕塑“女娲补天雕塑像”。她的诞生顺应于蛇口工业新区民主化制度的初创,同时也彰显了蛇口工人集体“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力量与强度。其形态柔美,神情坚毅,成为了深圳本地市民的集体记忆与物质遗产,或许她的出现也成为移民众多的深圳地区形成集体身份想象、文化认同的起始点。

作为静默地伫立于滨海之域的神话形象,“女娲补天像”日渐成为见证深圳特区惊人发展的“琥珀”——她的存在成为了深圳三十多年来都市营造的空间标尺,同时她也在当地居民的供奉之下“庇佑”着这片土地。本次展览将“女娲补天像”作为贯穿着古今时空的生动切片,探究“女娲”过往的身份、历史以及传说,试图从女性主义的视角出发,重新书写当代女娲神话。展览邀请十组艺术家,他们将针对于“女娲补天像”的不同局部,以或图像或意象的方法,展开他们的提问与回应:女娲是谁?她从哪里来?她将向哪里去?

5、缓 流 (策展人:颜峻;地点:OCAT工作室A、B)

本单元是音乐与表演艺术单元,所有作品都以现场表演的形式呈现。

“缓流”的英文,借用了一种另类音乐的名字,它包含了“硬核”的后半截,希望传达出“缓慢、暧昧,然而坚决”的意思,在这个大量生产着既清晰又强烈的意义的世界里,坚持一种微弱的流动。

自2021年12月12日开幕起,至2022年5月22日闭幕,六组艺术家轮流在OCAT工作室A和B驻留、创作。他们会主持工作坊、公开或不公开的排练,不定期安排音乐会和表演活动,也许也会有非表演性的活动。这些活动会邀请本地公众和外地嘉宾艺术家一起创作、表演。此外还会有相关的公教活动和后续的唱片出版计划。

6、装 饰(策展人:杨紫;地点:OCAT工作室C、D)

《装饰》是一本创办于1958年的杂志,在审美空缺的年代,作为大众读物风靡一时。当时,这本刊物代表着“双百方针”之后民间的美学趣味——这种趣味缘于中国本土积淀的实用美学回潮,也深受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等外来文化的感染。

为这本杂志的前十二期做场展览,是感触于它甜中带酸的美学品质。它的美学是用来祝颂吉祥的,满怀希冀,似乎不太留意于介入世界的激进。它与人亲近,无所谓曲高和寡;老老实实,只想好生过日子。它的眉眼太迎合人们的期待,好像急迫地要把世间焦灼掩饰。挤眉弄眼太刻意、太熟练,倒有点掩耳盗铃,像在反讽——烦恼循环往复,没完没了,才诞生了对这些美学的需要。

7、超 译 城 市: 平 行 与 吊 诡 (策展人:周婉京;地点:华·美术馆一层)

深圳是一个持续“造梦”的地方。在深圳的城市规划建设中,“快”一直是一个重点,决定了这座城的节奏。“快”的背后藏着一个与技术有关的线索——这个城市是一个“复制的城市”。深圳令人惊叹之处,恰恰在于它的复制速度之快。这种快加速了图像的复制,让城市的建设与人对这城市变化的欲望(逐新的欲望)被驱使起来。

这次展览,我想与六位参展艺术家提问“深圳何为”,共同提出的还有“图像何为”这个问题。目的在于,由一种类似超译的方法,在解读图像之时,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来诠释深圳。向惠迪、张文超、于默、杨健、拉斐尔·多梅内克和柯好理这六位艺术家之间又有平行的互文关系,与相斥的对抗关系。其中,向惠迪将带来一组基于华·美术馆一层所做的在地委任动态装置,以此来模仿华·美术馆已有的建筑结构;张文超将对互联网的欲望复制进行研究,并呈现出一组三维动画交互装置;于默将以碎片化、隐藏性的黑白摄影作品穿插在展厅各处,就此来讨论图像的不可复制性;杨健将在展示其装置作品的同时,结合深圳的地产楼盘图像创作新的迷宫式的呈现;另外,来自古巴的拉斐尔·多梅内克和柯好理也将分别以装置和绘画来回应他们对“图像复制”与城市关系的看法。

8、从 欧 罗 巴 之 牛 到 牛 头 怪 的 世 界 (策展人:宋轶;地点:华·美术馆二层)

此次展览的概念围绕着两则神话展开。故事中的角色关系,对应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形态。

在“欧罗巴之牛”的神话中,牛有着完美的形象、无明显的善恶,即使是神化身为牛,诱拐欧罗巴的过程中,双方的关系也是本能和欲望的、圆融的——故事的终局诞生了新的生命;比较而言,“牛头怪”故事中的牛和英雄忒修斯是善恶对立的,英雄以杀戮的暴力中止了牛头怪吃人的暴力,自己也没能逃脱悲剧的命运。

若对应到当代生活,资本主义的全球化、极端的身份政治、单一且排他的美学、强调效率和工具导向的思维方式,无一不带来焦虑、扭曲和暴力。而世界尚未真正走向毁灭,或许正是因为还存在着调和矛盾和跨越矛盾的力量吧。而参展艺术家作品中细致的观察力和细腻的表现力,正是这种力量的体现。

9、百 物 之 息(策展人:于渺;地点:华·美术馆三层)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诞生于1979年深圳蛇口工业区的口号是改革开放的里程碑,曾给那个时代的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动能。四十多年后的今天,面对气候变化、环境危机和全球疫情等人类共同的困境,我们应该如何反思发展主义逻辑下的线性时间观和生命价值观?借“飞去来器——OCAT双年展·2021”的契机,我们重返改革开放的原点深圳,在这里开启一场速度和效率之外的迂回之旅。

展览“百物之息”关注人、非人和自然体之间通过节奏、律动和共振获得生态感知的多重可能。 “百物”泛指人、动植物与自然体的集合,以“物”代人的修辞模糊了人与非人的边界; “息”指向呼吸、潮汐、吟唱、舞动、生物蜕变、人机交互等律动形式。 “息”既是能量交换的生态媒介,也是具身性的生命知识。 展览邀请了九位艺术家用敞开的视角和多元的媒介探索“物”与“息”之间的交换。他们通过神话、传统仪式、前现代宇宙观、非西方人文思想、地缘政治和科技等途径来重思人、非人与自然体之间的复杂缠绕,探索替代式的生态感知和批判视角,给政治生态学的理性思考注入宝贵的感性经验。在风声、鼓声、潮汐声和机器的嗡鸣声中,人类与人类的他者共同展演着节奏,流淌于作品之间的不仅是“物”与“息”的共识与共情,亦有彼此争议的暗流。以展览为名, “百物之息”带来一场基于情动和共同想像的仪式:如何弥合人类与非人类物种之间的鸿沟?如何通过给予、关怀和交相互惠(而非榨取)来获得更加值得拥有的未来?

10、人 民(的)公 园(策展人:何志森;地点:深圳华侨城生态广场)

本单元是公共空间单元,主题为“人民(的)公园”,共汇集了六位(组)艺术家的公共艺术作品,其中包括地图、田野调查、公众参与工作坊以及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本单元将围绕“公众参与”这一关键词来思考如何让华侨城的社区居民作为此次双年展最重要的主体纳入到艺术家的创作之中。当创作完成之后,我们将会把作品的使用权和控制权交给华侨城的社区居民,鼓励他们对作品的使用、挪用,甚至是再次创作,以此来挑战“公共艺术”长久以来被理解、发想和创作的方式,同时也挑战了“公共”的定义和“公共空间”的生产模式。

相关活动

走,一起在华侨城用野草造一座花园!

2021.12.04 - 12.05 已结束

“飞去来器——OCAT双年展·2021”分为10个策展单位,其中由何志森主要策划“人民(的)公园”将落地于华侨城生态广场,引发关于艺术公共性的思考。 在此户外板块中,艺术家张新军的作品《临时气候》将通过“临时气候“工作坊,邀请公众一同参与创作,践行“公众参与”这一关键词。

查看更多

表演工作坊“照俊园:为了表演,或许不”

2021.12.15 - 12.18 6天后开始

艺术家照骏园的作品《献给钢琴的运动》和《请你来指挥〈4’33”〉》 将会邀请公众参与者一起来完成,通过两个构想实施去讨论:音乐在观演关系中的权力问题,音乐表演的主客体的关系,音乐和身体的非感性关联,等等。

查看更多